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初中版 中考版 教研版 部门介绍 专家队伍 在线投稿 在线订阅 名校试题编读往来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 / 初中版 / 当代阅读 / 文章浏览
父女多年
发表时间:2007-10-25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钱红莉

 

夏末秋初的时候,突然想吃南瓜藤、菱角,合肥是没有的。梦里都见一盘红衰一盘翠减,在桌上温热袅袅。于是,突然想回家。挂电话回去,说国庆节放假回家一趟。后来,上班的时候,但凡电话铃响,便知道,那一定是他打来的。嗯,陌生号码。每次,他都说,在外面办事,正好路过邮局,顺便打个电话给你。我问:你为什么不能在家打呢?他答:在邮局打便宜一点。我知道,他并未办事,而是特地大老远跑去邮局的。

离国庆节越来越近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频频响起,相商大事无非如此:你什么时候回来,到底几号……正在忙着事,就烦,口气冲冲地过去:回来的那天回来嘛。放下话筒也后悔,可是,没法挽回。

我终于回去了。连连阴雨,不便出门,在家里翻书柜。最底层的三个大抽屉里,放着十几年来积攒下的样报样刊。由于很久无人问津,已被白蚁占据了。遂大声喊他,快来快来,帮把这些报纸杂志搬到小院子里,全部卖掉。他问:多少钱一斤才可以卖?我答:报纸五六角,杂志三四角吧。那些十几年的心血堆在小院里,比我高,偶尔几张滑下来,我进进出出,在上面踩来踩去,仿佛那不是自己写的东西。他没有做声,也不知什么时候,捡几张报回来,放在床头柜上。我正看电视,他把眼镜架在鼻梁上,突然问:这篇是你的吧?我顿时不耐烦:什么呀,不是的!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噤了声,继续低头看报。

曾经,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每次自海上回来休假,我一进家门,巨大的恐惧感沿着后脊梁缓缓往上爬,直落到心里沉下来。然后,就是他青筋暴跳的指责。我母亲那几年简直有点歇斯底里,只要他回家,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无一例外,义愤填膺将我的所有劣迹历历数给他听。然后,静等着我回家……

当我现在回忆的时候,恍若昨日,发现所有的角色都颠倒过来了,如今,他们总是小心翼翼的。他清晨5点半便起床,先去赭山锻炼一下,回来路过菜市,买3条黑鱼,一条一条地,让母亲炖汤给我。一次,想吃粉蒸肉,母亲做好,他也吃,夹一块往嘴里送。我阻止:你不能吃的,这么大年纪还吃肉,会得高血脂的。他不好意思地笑,仿佛他是孩子,我成了大人。

那天,我走。他送到小院外,就站在那里,对我母亲言:你去送吧,帮她拿那个大包。我背了一只包,手里提着一只,没有回头看他,仿佛不认识他——心里滚过雷霆,默默地,又都平息了。

春节的时候离家,是他帮助给收拾的行李。我将包拉开,里面有一大包核桃肉,妹妹买来当零食的,他竟偷偷塞给我。这次回去,他要送我一罐西洋参,临走还坚持让我带,硬是被拦下来。他似乎失落得很,一腔爱意到底没有落至实处,只说:下了火车给家里打个电话,不要忘记了。

近日,夜里,气温骤降,被冻得瑟瑟发抖,也就醒了。躺在无边的黑夜里,想起一个女子说过的话:温暖我们一生的,不是爱情,而是棉花。父母双亲,也是棉花,牵牵绊绊地,共我们一生。

                                       (选自《散文》,略有改动)

 

 

 

                                                 当我们不识好歹的时候

 

                              

先说两句题外话。初读《父女多年》,见有“想吃南瓜藤”一说,有点吃惊。南瓜藤长满细细的毛刺,从没听说过能吃。查查资料,发现南瓜藤还真是一道很多人追捧的名菜,吃法是剥去粗糙的表层,留下翡翠色的芯炒食,据说味道很好。作者回家,不是因为想父母,而是因为想吃南瓜藤和菱角。生活中,我们常常是因为需要什么的时候,才想起父母的。

文中的父亲,一心爱着女儿,惦着她,宠着她。女儿对父亲的爱却不领情,自觉不自觉地躲闪着,甚至拒绝着,父亲的一腔热爱便总是落不到实处。父亲的热,女儿的冷,冲撞出感情的旋涡,触动了读者的心思。女儿的冷,越加衬托出父爱的宽广深厚。

为人子女者,小的时候,是弱的,离不开父母,离不开父母的爱,便无度地向父母索取爱。渐渐长大,变得强起来,要独立了,敢给父母脸色看了,似乎离得开父母和父母的爱了,便有些不识好歹了,常常对父母的爱不以为意,甚至反感起来。想想自己的成长经历,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不识好歹的时候吧?这种两代人之间的感情错位,很多人都经历过吧?所幸的是人会自省,终究会识得好歹,意识到父母双亲,是温暖我们一生的棉花。

人在写文章的时候,常常会有一种表演意识,用文字把自己美化了,比如把自己美化成一个学问家,美化成一个很高尚的人,美化成一个强大的人,等等。《父女多年》中却写到了自己的种种不好,自暴其短的真诚里,有愧与悔,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撒娇的味道。

文中提到父亲,通篇用的是“他”字。有人说,应该把“他”字改成“父亲”或“爸爸”,有人却以为还是用“他”字好。你以为怎样好?(春江水明)

关键词: 芳林新叶 

责任编辑:looyg

相关文章
公告栏
    “新经典杯•我的经典”征文大赛已经落下帷幕。经过认真评选,有150名同学获奖,其中一等奖10名,二等奖30名,三等奖50名,优秀奖60名。获奖名单已在本刊第9期杂志上公布。获得此次大赛组织奖的学校和老师名单在本期杂志上公布,请留意。获奖证书和由北京新经典文化公司提供的优秀奖品图书均已寄给获奖者,请注意查收。原初三年级获奖者的证书和奖品已寄给辅导老师,也请留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寒假期间,很多学生家长让孩子报名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兴趣班,您认为有必要吗?
    有必要,利用假期多学点东西会很有用处。
    没必要,应让孩子们快乐地过个暑假。
    无所谓,主要是假期孩子没人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