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时事直通车 学习快速路 中考加油站 教师专用道 部门介绍 在线投稿 在线订阅 编读往来
从《疯狂动物城》反思人类的动物权利观
发表时间:2016-04-20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近期热映的迪士尼动画片《疯狂动物城》,以人类的视角建构了一个反常识的动物大都市:柔弱的兔子可以当警察,狡黠的狐狸也能做良民,温顺的绵羊反倒成了幕后黑手。这种挑战人类习惯认知的剧情设计,实则传递出一种反歧视的权利观:动物同人一样,没有三六九等,它们需要被尊重、被保护,每个个体都有被平等对待的权利。
影片里的动物世界终归是乌托邦,但足以引发人类的反思:我们看待动物的视角是对的吗?我们对待动物的方式是正当的吗?在这个人类主宰的世界里,动物难道仅仅只是被宰割的客体?近年来,从“虐猫”“虐狗”到“活取熊胆”等,各种虐待动物事件频发不绝,严重侵蚀着我们的人性基础。而在这部影片中,仿照人类规则所勾画的动物世界,在提醒我们究竟应该如何与动物相处,如何与我们自己相处。
一直以来,出于对“人”权的极度维护和对“兽”权的长期漠视,人们很难从法律上接受动物的“权利”概念,也很少考虑过动物在法律乃至生命意义上的“平等”。及至后来,在生态平衡的价值主导下,人类才开始慢慢意识到,从法律上保护动物不仅仅是显示爱心和体现文明的“装饰”,更是关怀自身生存发展的迫切需要。1822年,人类第一部“反对虐待动物法案”在英国诞生,此后,法国、爱尔兰、德国等100多个国家都相继出台了“禁止虐待动物法案”。
相比而言,我国动物保护立法还比较滞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乃是缺乏一种理直气壮的动物权利观。1988年制定的野生动物保护法,虽然经过两次修订,仍只是保护某些有“身价”珍贵动物的“不平等”动物保护法,家养动物、畜牧动物、实验动物很难享受到这一立法的恩惠。许多人仍将动物置于人类中心主义下的次级支配物,或是将“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作为彰显怜悯之心的口号,不能从生命体意义上认识立法平等保护动物的深意。立法保护的缺位和认知的落后,使得人类自身的残忍行为缺乏救赎:黑熊被硫酸泼面,老虎被拔光牙齿,数万宠物狗被实施“忍气吞声术”残忍地割去声带……
今天我们之所以选择法治,乃是因为法治蕴含着权利的平等精神,法治折射出人类自我反思的理性品质。《疯狂动物城》告诉我们:动物亦不该受到歧视,立法保护动物不应区分三六九等。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腾格尔提案呼吁推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虐待动物法》。实际上,在对待动物的态度和方式上,我们应当寻求更平等的立法,制定一部完整的动物保护法,尽可能保护所有的动物不受虐待。而支撑这种立法的社会价值,在于从反思中厘清人类应当具有的动物权利观。不是怜悯,更非矫情,而是从生命的初始价值出发,即便在食物链上无法摆脱彼此之间吃与被吃的关系,也不意味着人类可以凭借自己的“智能”,去奴役动物。
人类最宝贵的能力在于反思,反思孕育出人类的文明基因。在这个意义上,《疯狂动物城》决非观感层面的趣味影片,其主题设计包含了电影人基于理性立场,对传统人类的动物观、权利观所作的反思努力。其借助于电影的艺术,激发我们普罗大众始终保持一种反思的能力:我们所习以为常的思维、观点、方式,我们所引以为豪的力量、文明、智慧,是否一定就是善的?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是只有人类自己。或许,我们从来没有走进动物的内心世界,但生存在同一个世界上,人类最终需要面对自己与其他物种之间的关系:我们究竟凭什么对它们享有权力?这种权力的边界又在何处?
(作者系西安政治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szbc

公告栏
编辑部的故事
读编往来